卡马克:AR未来存疑,更看好沉浸式VR

  • 时间:
  • 浏览:0
      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从什么都方面来说不会 紧密相关,这原应 AR从业者应该同样关注VR行业的最新进展。不可能 你有关注这有有一一一八个领域,你就会知道Oculus首席技术官约翰·卡马克是VR领域的重要思想先驱。

  日前,卡马克受邀参加了由著名播客主持人乔·罗根的节目并分享了一系列的观点看法,包括增强现实。

  被誉为3D游戏之父的卡马克是游戏行业的传奇人物。作为id Software的联合创始人,他给玩家带来了《毁灭战士》,《德军总部3D》和《雷神之锤》等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但卡马克目前正全心全意地投身于有有一一一八个新兴的领域:虚拟现实。对于这一行业,他最近帮助推出的一款产品是不能令大多数挑剔科技评论者都叹服的无线VR一体机Oculus Quest。

  在周三,著名播客主持人、脱口秀喜剧演员、混合武术评论员、及VR达人乔·罗根与卡马克天南地北地谈论了各种各样说说题。其中,卡马克谈到了他对AR的看法。

  这次谈话有点痛 重要,不可能 Oculus的母公司Facebook一再声明它们正在开发AR智能眼镜。但根据卡马克的言论,VR似乎是他的头等大事,而AR则趋于稳定帕累托图地位。

  在被疑问Quest防护系统透视模式与否有不可能 在未来成为完正的AR可穿戴解决方案时,卡马克签署道:“就增强现实而言,大伙儿认可这一未来世界愿景,其中我就穿戴一种相似于太阳眼镜的设备,我就提取所有信息,你说那些它不能变成虚拟体验。但显示技术依然趋于稳定尚未能从根本解决的疑问,无法实现大伙儿所真正憧憬的魔法。”

  卡马克指出:“你在Oculus Quest所看一遍的世界(黑白防护系统透视模式),它的分辨率低,帧下行速率 低,质量不佳,但大伙儿都都可以 修复所有那些疑问。我什么都,‘大伙儿提高分辨率,提高刷新率吧’,我就实现大伙儿称之为透视的功能,但不会 透视增强现实系统。大伙儿绝对都都可以 建立这一技术,大伙儿都都可以 做到相当不错的质量。但接下来是:大伙儿期望的用户故事是那些?不可能 你有相似的功能,我就穿戴这一方方正正的盒子走出大街,乘坐公共汽车,并做许多不同的事情吗?大伙儿越来越想象头壳穿戴鞋盒大小的设备的你不能以社会可接受的法律措施生活。”

  对于这是在暗示Facebook AR智能眼镜的面世时间要比大伙儿预期更长,还是说所述言论根本就不涉及Facebook的研究,他显然还有什么都话要说。

  卡马克表示:“不可能 大伙儿不能在实现游泳护目镜或薄款滑雪护目镜的尺寸形式,亦即大伙儿现在(Oculus Quest)体积的一半或四分之一,这又是不会 大伙儿希望长时间穿戴的设备呢?我倾向于否,但大伙儿尚未实现,什么都大伙儿还他不知道答案。”

  “还有有有一一一八个疑问是,你想在增强现实世界中做些那些。大伙儿开发了那些有趣的小demo,好,大伙儿不可能 不能以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节绘制世界,(现在)大伙儿都都可以 用(虚拟)流水来淹没(现实世界),大伙儿都都可以 模拟所有这一切,不会 很酷吗?不可能 大伙儿都都可以 重新塑造你的世界吗,相似比尔博·巴金斯的霍比特村庄或诸越来越类?我对那些事情的广泛实用性持怀疑态度。”

  接下来,卡马克深入探究了基于iOS和Android的移动AR体验世界。

  这位Oculus首席技术官指出:“今天,你的智能手机都都可以 访问成吨的AR应用进程,我就拿起手机,看着那些,有后来有趣的事情就会趋于稳定。《Pokemon GO》相当有趣,而它实际的含义更多,增强现实方面的成分非常小。但对于不能真正增强世界的应用,我尚未发现任何不能真正令我着迷的内容。它们是有趣的技术,但我会更多地押宝于完正沉浸式体验。”

  大伙儿不可能 大致了解卡马克对移动AR,以及未来AR可穿戴设备前景的看法,但对于今天的AR可穿戴设备呢?卡马克公开评论了一家特定的厂商:Magic Leap。

  他指出:“Magic Leap的疑问是……大多数增强现实视频,你最终得到的是合成产生的内容,它们不须真正的增强现实,有后来它们过度吹嘘了实际的功能。这是一种滑坡谬误。你想以一种法律措施推销你的愿景,但你却很少准确地展示出产品的作用。大伙儿(Magic Leap)展示的事情令大伙儿相信它远远超过随便说说际状态。”(注:滑坡谬误是指一种非形式谬误,亦即使用一连串的因果推论,但却夸大每个环节的因果下行速率 ,从而得到不合理的结论)

  当然,卡马克看一遍了诸如HoloLens等高端AR设备的实用性,但听起来他同样不会 微软产品的粉丝。

  卡马克表示:“在Magic Leap后来微软不可能 发售HoloLens好几年时间,大伙儿的许多企业应用进程中取得了真正的成绩,如用于培训及协助工人维护维修喷气发动机或诸越来越类。”

  “这是一款昂贵的产品,它们的售价前要数千美元。你不会花这笔钱来购买只能提供相当狭窄视场的产品。这不会 一种非常棒的游戏体验。有许多我就做的事情,但不可能 它不能帮助你完成工作,有后来你是有有一一一八个高薪专家或许多那些,它对你来说什么都一种离米 的工具,它趋于稳定价值。这什么都今天AR的状态。有许多设备不能提供许多价值,但它们基本上就像套筒扳手,它们只能你在身边前要完成特定工作时的工具。”

  卡马克进一步指出:“大伙儿你都都可以进入的世界是,对于你所穿戴的(AR智能智能),它实际都都可以 够成为你的一帕累托图。我就要要要一种起床不会首先摸索的设备,不会 普通的眼镜。我拿起我的增强现实眼镜,有后来它们不能在16小时内都对我有用。两小时可严重不足。”

  “有许多公司制造了太阳眼镜外形的设备,但它们放慢就会耗尽电池。然而,你你都都可以一种一整天都都都可以 使用的产品,一种非常自动化的……就像正在增强大伙儿现有力量的智能手机。不可能 大伙儿都都可以 超级快速地查找任何一切……不可能 你拥有原本的能力(借助未来的AR智能眼镜),而这甚至原应 你不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而什么都单纯用意念想着即可实现,你你都都可以的是原本的产品。”

  这听起来像是科幻作品所描述的未来,但卡马克不会 在讨论科幻作品。Facebook的研究团队,以及诸如埃隆·马斯克原本的企业家不可能 在研究脑机界面解决方案,而它们有望在未来10年到20年内得到广泛应用。

  卡马克表示:“行业正在积极地探索脑机界面。我就想象这一眼镜,即便什么都缩放功能,即便什么都超级视觉,不可能 你什么都单纯靠意念想着‘缩放’,它就能实现缩放,这将不能成为有有一一一八个产品。它都都可以 发展成不能增强这一世界并注释一切。但我认为,对于赋予你的全新力量,它前要超级直观。我的意思有你在身边说那些你只需轻触你的手腕,不可能 能实现超快响应,超低延迟的交互。理想的状态是诸如脑机界面原本的元素。你说那些加入一定的眼动追踪,甚至是牙齿点击。不可能 不能变得越来越自然,以至于你转过头看着某物,有后来利用(未来脑机界面)即可获得更多的信息,这不可能 是相当神奇的体验。”

  不可能 你是VR爱好者,卡马克言论中关于VR的一切不会 特大喜讯:随着时间的推移,VR的成本将越来越低,质量越来越高,移动性越来越强。但不可能 你是AR信徒,我就发现诸如卡马克原本的大牛依然对AR未来持怀疑的态度。

  当然,预测未来是几乎不会可能 的事情,即便卡马克什么都例外。但无论怎么才能 才能 ,他的观点看法值得大伙儿参考和思考。